京西古道爱好者::京西古道--前世今生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977|回复: 0

浅谈京西玉河古道

[复制链接]

114

主题

139

帖子

544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544
发表于 2019-9-30 19:40: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早在一万八千年左右,号称北京人直系祖先的周口店山顶洞人就繁衍生息在西山 。距今一万年左右新石器时代早期,东胡林人也在西山传承繁衍。人类在西山生存的历史,造就了西山条条古道.西山西可通山陕.北可通蒙古大漠。自古西山成为兵家必争之地,因此就建有防御与进攻的军道。西山建有皇家寺院,及民间寺庙道观。达官贵人善男信女要请愿上香,就出现了条条香道。自古西山多美景,吸引皇家王府.文人墨客踏青游览,又多了条条游览的山道。人类繁衍.北向移民,致使西山村落逐渐增多。村民需要往来交流,村与村之间便形成不规则的网状通道。因此,可以说西山遍布古道。在密如蛛网的西山古道中,有一条古道被称为“玉河大道”。随着书刊电视的宣传报导,大量游人慕名而来。笔者生在西山,几十年来工作在房山.门头沟两区。近二十年来迷恋西山爬山访古,走过大部西山古道。随着对西山的更多了解,不免对“玉河古道”一说产生点不同见解,在此分析望有识之士指正。
  “玉河古道”一说最早见于《京西揽胜》一书,在“漫道雄关”一节有“玉河大道”专述。开头是这样描述的:“玉河大道是门头沟历史上最重要的一条古道,又称中道,东起麻峪村,跨浑河(永定河)后进入大峪村,经东辛房.门头口(圈门).孙桥.天桥浮.孟家胡同.官厅.峰口庵.黄石港.十字道至王平口止,全长约27.5公里,这条古道最晚在唐代末年就存在了,唐哀帝天佑三年(906)年,割据一方的军阀刘仁恭设置玉河县,其辖区大致与今门头沟区境相仿,而这条大道是贯穿玉河县中心的一条交通主干线,故称玉河大道。”。(引自《京西览胜》“漫道雄关”319页袁树森先生所撰“玉河大道”)而后出版的《京西古道》一书,没有延用“玉河大道”的名称。但“玉河古道”一名早已名声远扬,网站上各类文章屡见“玉河古道”说法。那麽玉河古道的由来以及玉河古道的划定应是哪一条线那。
    一.“玉河古道”之说的根据
  唐末,以武力控制幽州地区的军阀刘仁恭改广平设立玉河县。京西房山河套沟,现门头沟区境绝大部均属幽州玉河县。(参见2006年版《门头沟区志》第一章.第一节建置沿革第44页)“卢龙节度使刘仁恭盘据幽洲,他长期戎守西山,对西山相当熟悉。此人贪生怕死,恐于幽洲平原无险可据,成瓮中之鳖。在“四面悬绝”的大安山修建“栋宇壮丽,拟于帝宫”的大安山馆。并修筑了用于军事防卫和后勤运输供应的若干山中大路,向各方辐射。为保障后勤供应,专门设置了玉河县。二十五史.辽史载“玉河县,刘仁恭在大安山创建宫馆师炼羽化之术于方士王若纳,因割蓟县分置以供给之.在京西四十里,户一千。”《读史方舆纪要》正文卷十一“玉河废县在府西四十里,本蓟县地。五代时刘仁恭置。”(摘自《永定镇》289页,易克中先生所撰“卧龙岗古战场风云”。)
    史地民俗学者对玉河县旧址有三种说法,一说在门头沟的城子村;一说在门头沟永定的辛称村;另一说在石景山的古城;以“在京西四十里”而言,古城距京不过二三十里.城子又远超过四十里,只有辛称村最符合四十里.据门头沟区志记载西辛称出土过汉代民用品,这足以证明最晚在汉代辛称已有人类生活。辛称原称新城,靠山面水,由于洪水泛滥将新城冲毁。后来的永定河,在门头沟出山后形成东西两条河道。新城被西河分隔两岸,并逐渐演化成东西辛称村。根据历史记载与地理位置,多数民俗会员认为古时的玉河县城在辛称村,《北京历代建置沿革》一书也认为玉河县城在永定辛称村。大安山馆也有三种说法,一曰教军场,一曰西苑,另一曰元港。教军场的名字便是原于五代刘仁恭在此练兵,至今仍是部队驻地。以上三地无论是哪均在大安山地区尚离不远,不影响古道的走向。正因为有了玉河县城通往大安山馆以及东通幽洲城的大路,以此来保障物资供给与军队的行进转换,今天才应运而生了“玉河古道”之说。
  二.京西古道的走向


  京西古道实际成网状分布,不似现代的村镇公路与高速公路有明显区别。有些村间通道与大道等宽,同样由路石铺设而成。因此,很难分辨哪一条是主路。为彰显古道作用,人为命名几条古道以为区分尚可理解。现被称为“玉河大道”的古道,起点与终点均远离玉河县城和大安山馆。自麻峪过永定河经大峪,东西辛房.圈门.官厅.峰口鞍到十字道后北转王平口。由王平口走百岩子进清水涧,经玉皇庙.板桥.过八座古桥至千军台。由北台子西北上大寒岭,下大寒岭走煤窝进入斋堂川。此段古道从何处走向大安山,成为一个疑点。斋堂的通洲峪或马栏山谷可上行至老龙窝一带,然后南下可到大安山。这样走法舍近求远,令人感觉划分勉强。


  1.西山的通道始点基本在门头沟,沿西山边缘一线有多条进山的古道。从最南侧的大灰场,走香道可到戒台寺.潭柘寺。从玉河县城所在地辛称村,经栗园庄.何各庄.过石厂.岢萝坨经西峰寺上罗喉岭,与来自大灰场的香道汇合。进潭柘寺即可作香道,又可作军民通道。由鲁家滩上松树岭进房山,走大石河或安子沟既可做为军道又可充做民间通道。由何各庄向西北走太清观,万佛寺.过老艾洼上红庙岭,下桑峪走南辛房再上天门山经东港可进安子沟。


  2.由庞村古渡口渡永定河,经曹各庄.冯村.龙口.黑港到老艾洼,与来自辛称的古道汇合。翻红庙岭,过桑峪.南辛房上天门山进安子沟。上述三条线路可在安子沟汇合,翻山至白湖到北峪。


  3.由麻峪渡河而西,经大峪.东西辛房.到圈门。经官厅上峰口鞍到十字道,西上铁坨山。走老虎窖沟,过滴水岩在北峪与来自永定镇的几条古道汇合。走西流水可到教军场或大安山。


  4.由著名古村三家店过永定河,经琉璃渠上稠儿岭.经斜河涧.水峪咀上牛角岭。过岭走瞧儿涧,由石古岩上石佛岭古道经王平村到王平口。


    在牛角岭西行至落坡,经东西马各庄至道须也有古道通北岭。至北岭上可达十字道,下可行至王平口。在王平口几条古道汇合,出王平口走百岩子进清水涧。经玉皇庙,板桥.陆续跨过八座古桥渡清水涧,到达千军台。一路可进千军台南港沟,上小鞍口下岭西进西流水与前述古道汇合。小鞍口现存的一段古道,疑为刘仁恭时所筑军道。


    一路过北台子,进黑阴沟上行字鞍下宝地洼可到大安山。另一路向西直上月牙鞍,下宝地洼到大安山。最后一路沿古道上大寒岭,由古关城向西走老虎垛梁下瞧煤涧西行至大安山。


  5.由大寒岭进煤窝到斋堂川,古道通河北涿鹿。另从海淀的西部有多条香道可达妙峰山,由妙峰山有古道可至上韦甸.田庄.大村等。但这些古道与玉河古道关系不大,不在讨论分析之内。


  三.玉河古道的核心地段


  由马鞍山至稠儿岭,自南到北有多处鞍口遗留古道痕迹。依次有罗喉岭.南大鞍.红庙岭.桑峪梁.峰口鞍.稠儿岭.牛角岭等七处。由庞村直接西行过冯村上红庙岭,下桑峪.过南辛房.西上天门山。进房山东港禾木鞍,西进安子沟,这是一条仍有迹可寻的古道。


  由玉河县城(辛称村),西走石厂.岢萝坨.上罗喉岭。进里十三翻松树岭,这一段古道多被108国道所取代。进东港走安子沟与前一条路相汇,由安子沟翻山到白湖.北峪西行岭西西流水,可直接达教军场(大安山馆)。


  八十年代的地图上还标有羊泥沟,桃园谷.安子沟至岭西村的古道。潭柘寺以东的古道我已相当熟悉,桃园.安子沟.至白湖.北峪也有所了解。佛子庄的岭西至北峪以至留有刘仁恭军道痕迹的小鞍口也多次实地走访。岭西至教军场的西流水在2006年走访过,东自永定河西至大安山,甚至西接河北凡与之有关的古道至今大部走过。


    可以说西山古道的每一段都曾留下我的足迹,西山的每一处寺庙道观都曾有过我的身影。大安山教军场与永定辛称村成直线,房山道路交通史也认为应走房山到门头沟的永定。据民俗学者易克中先生在《永定镇》一书,“卧龙冈古战风云”一篇中考证:“五代周德威擒单廷硅以及李祠源救燕出山,走的均是刘仁恭的这一条路”。(参见《永定镇》易克中先生所撰“卧龙岗古战场风云”)大唐时为防北方民族的侵扰,建有驰道.也称直道。紧随其后的五代刘仁恭也不会舍近求远,绕行二十余公里走大寒岭。综上所谈,京西古道应是遍布西山成网状分布,不好确却说哪条古道是玉河古道。假如说因五代所设玉河县之名而称“玉河古道”,那么密如蛛网的京西古道都存在于古玉河县境。如要硬划出一条玉河古道,那麽由门头沟永定辛称村,西进潭柘寺.入房山区连接大安山的这一条古道似乎可称为玉河古道。因为这条古道均是遗留在古玉河县境内,且是最直线,最便捷,最经济的古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京西古道--前世今生 ( 浙ICP备17060297号 )

GMT+8, 2020-4-10 04:38 , Processed in 0.017724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