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西古道爱好者::京西古道--前世今生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柏峪:燕歌戏之乡 ——永定河文化之古村落文化

2019-5-11 17:44| 发布者: admin| 查看: 437| 评论: 0|原作者: 行走客

摘要: 高丽敏   水是生命之源,黄河被誉为中华民族的母亲河,孕育了华夏文明。而发源于山西省宁武县管岑山的永定河,流经山西、河北、北京、天津汇入渤海,则被誉为北京母亲河。门头沟区作为北京的郊区,永定河 ...
高丽敏


京西古道-燕歌戏

京西古道-燕歌戏

京西古道-燕歌戏


  水是生命之源,黄河被誉为中华民族的母亲河,孕育了华夏文明。而发源于山西省宁武县管岑山的永定河,流经山西、河北、北京、天津汇入渤海,则被誉为北京母亲河。门头沟区作为北京的郊区,永定河横贯门头沟全境,所以门头沟与永定河的关系尤为特殊和亲密。
  古人泽水而栖,有了水就有了生命繁衍的可能。门头沟区因为有永定河以及它在门头沟区域内的最大补水支流清水河,早在9000至10000年前就有了东胡林人栖居。永定河孕育了门头沟诸多文化,比如寺庙宗教文化,比如客栈商旅文化,比如民居古村文化。而古村文化又因为门头沟在历史长河中独特的地理位置和自然资源生态,像是人类发展变迁的化石,而呈现多样。在清代及以前的古籍中记载的门头沟区古村落有100多个,比如沿河城、斋堂、碣石、爨底下、灵水等,它们散落在沟谷、台地历经沧桑,像化石一样记录过往。
  本文要说的就是这样一个古村落柏峪。
  沿着109国道到了斋堂镇,按照爨柏景区的指示牌指示的方向,途经双石头村、爨底下村,过一线天4公里柏油路,就到了柏峪村。它坐落在斋堂镇著名的爨柏景区,名气却是因了有“军户古村燕歌戏之乡”的美誉,而在门头沟众多古村落中独树一帜。
  军户,是中国古代世代从军、充当军差的人家。起自东晋南北朝时,士兵及家属的户籍隶属于军府,称为军户。军户制度在元、明两朝最为完备。柏峪号称军户古村,现如今已经看不到军户村的特别之处,只是在村委会的门口有八个大字“毓秀钟灵,军户古村”让探访者心生疑窦,对柏峪的历史产生好奇。我们就翻开历史的册页,从村西北的天津关说起吧。
  关于天津关明朝易州兵备道按察使高文荐在《本镇关隘议》中有记载:“沿河口议曰:沿河口外通怀来城百余里,中有浑河,足成天堑。西三十里有冲口天津关,去宣府仅150里,宛平50里。关下通戎马,所恃城建山脊,颇费攀跻,以上制下,他口,特通徒行,皆自来虏迹罕至者,谓非险阻之故耶?”从高大人记述中足见它的战略价值。而天津关正是明朝著名的“内三关”中的一个要冲,是北京西部的重要防线。自古以来门头沟区因特殊的地理位置而有京畿右臂之荣。天津关与沿河城连线是古代军事防御的两处重要关隘。海拔1773米黄草梁与灵山、百花山、妙峰山遥相呼应。从河北怀来麻黄峪经刘家峪沟、沿河诚、柏峪、斋堂到京西的古道就要经过山南的垭口--天津关。天津关是柏峪和沿河诚之间的关口,关口旁存有百米方圆、石墙围绕的驻兵遗迹。明朝修筑长城的目的主要是为了防御北方蒙古游牧民族统治者的骚扰。黄草梁上6座敌台1个烽火台,俗称“七座楼”,是为明万历年间戚继光所修的长城的局部,属沿河城大营管辖,这里的长城编号沿用“沿字”序为6-11号敌台。黄草梁上长城西北是面对东灵山的条条沟壑,山体悬垂悬90度似天堑,这里是北京长城的最西端。黄草梁主峰海拔1173米,7月黄花遍地。扼古道,依长城,临深谷,据高峰。天津关黄草梁占尽地利,站在黄草梁抚今追昔雄关漫道我们可以遥想古时候这里戍边将士紧张有序的国防态势。
  历代王朝在此设关建隘,都指挥史司拨军把守,天津关拱卫京都的作用毋庸置疑。为了戍边将士安心国防,眷属陆续迁至天津关附近屯垦。所以,黄草梁山麓形成军户村实则必然。高文荐大人从战略角度对天津关作了阐述,顺天府宛平县知县沈榜在地方志也有相关记载。他做官之余搜罗掌故写成的《宛署杂记》有这样的文字“……又三里曰李家庄,又五里曰燕家台、曰柏榆村,又五里曰天津关……”由此可见,柏峪和天津关的名头绝不是虚词妄言。早期柏峪因柏树,榆树繁茂称柏榆村,后取谐音柏峪村。早期有杨、牛、张、马四大姓氏,现在村中是以陈、刘、王、谭姓氏为主。
  柏峪民居依照地形和占地面积而规划,一般为正房3间,两侧厢房各2间,倒坐房3间,古朴雅致的山地小四合院格局。门楼阴阳合瓦,清水脊,三层青石台阶,前后金檩装有木雕门罩,都是福瑞吉祥的花卉鸟兽图案。大门内外又有影壁,外影壁对着门楼或者隔着大门前道路设在对面。内影壁为靠山影壁,依托厢房的山墙青砖砌筑,上面出檐,四框围以砖雕花饰,影壁面上用斜砖拼出平面图案,雕刻有吉瑞花卉纹饰。外影壁为平地砌墙,也极为讲究。村里有一道古墙将山体之上的房屋围抱,远看犹似古堡,为军户古村平添悠远和神秘。前些年临街的墙壁上还保留着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农业合作化、大跃进等不同历史时期的标语,行于街巷,就像是穿行在小村的血管之中,让你不知不觉回到久远。在这里闲居,我写过几首小诗。《过柏峪的日子》这样写的:亲爱的,我想做个村妇/烧水做饭喂鸡劈柴/守着一座木屋爱着一行柴篱/如同爱着年老的你/日出我们干些农活/日落我们土炕梦呓/像我们祖辈那样过,过我们想要的生活/亲爱的,我老了的时候/就想做一个村里普通的妇人/我是你的老太婆/你是我的老头子/干瘪的老嘴絮絮叨叨/絮叨着废话就是我写的诗/我再不写诗,只关心母鸡生蛋豆角南瓜和你/一起沟一畦小葱,割一把韭菜/煎一盘柴鸡蛋/喝一盏自酿的粗酒/老眼昏花还只爱听你说的笑话/是的,如果你衰老的时候/幸运的,我还在/亲爱的,让我陪着你山野河谷看叶绿花红/让时光满脸褶皱,羡慕我们能做凡人俗子。这就是在柏峪居住的收获,慢下来,静下来。
  在民俗信仰方面军户村亦是特别。比如在崇拜方面,把大象作为崇拜对象,认为它能够护佑军队,有利将士神勇。也许是巧合,在通往天津关黄草梁的半山腰,真的有一处山体就像是一头大象在山谷间低头觅食探路,村人叫做象鼻山。
  柏峪是燕歌戏之乡。我们要感谢门头沟民俗专家谭怀孟,谭先生作为柏峪人,为了挽救这一地方戏曲化石做了大量工作,出版了专著《柏峪燕歌戏》。这部著作涉及专业戏曲文化更是谭先生的心血结晶,所以关于燕歌戏的阐述都来自谭先生的著作启发或引述。
  在柏峪,男女老少有事没事都能唱两嗓子。总是还没看见人,燕歌的唱腔早已经穿墙跃梁直击耳膜。大多数人是听不懂的,更别说外乡人和游客。因为柏峪燕歌腔调特别,发音独特。不过听不懂也会被吸引甚或陶醉。听了就不禁会发问:怎地,这深山之中还有这等腔韵,实则不俗!《周礼·春宫》中“燕乐”指天子与诸侯宴饮宾客使用的汉族民间俗乐。《元史》记载“燕乐”民间称“燕歌”。元朝燕歌分文、武,舞于太庙,雅俗兼备。总之燕歌戏作为一种汉族民间艺术,戏曲题材丰富,无事不记,无事不唱。天津关驻军后,眷属从天南地北迁至而来,燕歌戏渐渐成长,融入百姓生活。柏峪燕歌戏是南北九腔十八调,雅俗共赏的地方戏。艺术行当涵盖生旦净末丑、诗曲媚俗白、说唱念坐打、吹拉弹唱走,各行当样样齐全。柏峪剧团历届板主谭志广、谭兴选、王廷柱、陈连顺、刘兆通、陈登金、刘景春、陈永录,带领戏班子从历史的尘烟中一路唱来,唱成了地方戏曲的“活化石”。
  焦循的戏曲论著《花部农谭》记载的村戏当中的《清风寨》《铁莲灯》《红鬃烈马》《罗衫记》《芦花记》等都出自元代杂剧名家之手,只是有的剧目已改变了原来的名称。元代张养浩的《山坡羊·潼关怀古》“峰峦如聚,波涛如怒,山河表里潼关路,望西都意踟蹰,伤心秦汉经行处,高阚万间都作了土,兴,百姓苦,亡,百姓苦。”这段文字和燕歌戏中的《山坡羊·桂枝香》大体相似:“十年窗下,文章不纳,一口气吹散浮云,好一似花开三夏,栉木莲藕芽,御零花胸前常挂,困龙得水,宝剑离匣,胸前常挂是熊虎,指目文章当日发,当日发。”由此推断燕歌戏与元曲存在着主干与分支的关系也未可知。
  燕歌戏也有文场武场之分。文场:主要以管弦乐为主。即:四弦、二胡、笛子、小号、笙等。在偶然情况下,只要有一把四弦也能唱出水平,不失韵味;武场:有板鼓、锣、堂鼓、钹、镟、镲、挂板、铜钟、云锣等。打法多样,变化无常。燕歌戏从穿戴、化妆上看,多用明朝服装,与京剧、河北梆子的服饰有相近之处。现在村社员剧社保存的几套剩戏装已成文物,被艺人视为宝物一般珍惜。
  清朝、民国时,燕歌戏经常应邀外出“卖台”,曾到过天桥、矾山、怀来、涿鹿、蔚县和周边村落。《清史》有记,燕歌戏为乾隆帝60大寿调演。
  燕歌戏这一古老地方戏种也像很多非物质文化遗产面临着艺人老龄化后继乏人的困境。为了不让珍贵文化遗产遗失,柏峪人成立“柏峪社员剧团”,燕歌戏最终被列入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加以宣传和保护。目前剧团有40余名演员,能够上演剧目《小锦缎》《锣衫记》《牧羊圈》《孙举皋卖水》等15个完整戏目。
  柏峪村有自己的文化剧场。夏季到柏峪村旅游闲居,吃过特色农家饭,在军户古村的街巷漫步甚为惬意。作为客人的你从闹市偏安一隅,这还不够,饭饱茶闲到柏峪剧场听民间艺人唱上一出燕歌戏,这才是只有在柏峪的独享。台上穿戴考究唱念做打有板有眼的柏峪燕歌艺人,无论台风还是唱功都不逊色专业戏曲演员,让你忍不住想叫“好!”,以为自己回到了那朝那代一般。而唱戏的他们可都是驻军的后裔、白天你在街头巷尾田间地头遇到过的老哥,大嫂。
  一个茶余饭后业余生活都用来唱戏、学戏、听戏的村子,民风当然就是纯朴和雅致的。在这里住得久了,我说话的时候也不禁爱这样开头:咱们村如何如何,而说话的时候自己心里是亲切熨帖。
  永定河文化源远流长,而门头沟因为永定河而得以灿烂历史长河的古村落文化,在现代文明中显得尤为珍贵独特,作为门头沟人自豪之余还有许多欣慰和温暖。只要想起它们的时候,故乡就在了,眸子里就会有晶亮的东西闪动。本文图片均来自网络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京西古道--前世今生 ( 浙ICP备17060297号 )

GMT+8, 2020-5-29 05:00 , Processed in 0.019085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